您的位置:首页 > 课程培训 > 教材介绍 >
站内搜索
会员服务区
会员帐号
密码登录
推荐文章
评“川教版”初中历史新教材
发布时间:2007-05-20  作者:扬州大学社会发展学院 朱煜  来源:本站原创  浏览数:3664
《评“川教版”初中历史新教材》
朱煜
(扬州大学社会发展学院  江苏扬州225002)
英文标题
    摘要 由龚奇柱研究员主编、四川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历史教材(简称“川教版”),在经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的审查通过后,于2003年6月正式出版。这套教材在编写理念上作了哪些探索?有什么鲜明特色?笔者以为,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:
  关键字


    由龚奇柱研究员主编、四川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历史教材(简称“川教版”),在经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的审查通过后,于2003年6月正式出版。这套教材在编写理念上作了哪些探索?有什么鲜明特色?笔者以为,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:
    1依据“课标”而不囿于“课标”。
    “课标”是教材编写的惟一依据。“川教版”力求体现“课标”倡导的新的课程理念,对“课标”规定的学习内容以及识记、理解、运用三个不同层次的要求,在教材中都有鲜明体现。但“川教版”又不囿于“课标”,在遵循“课标”的前提下,对“课标”的内容作了适当的调整。大致说来:
    第一,根据历史学科时序性的特点,补充了一些必要的历史知识。如,“课标”在中国古代史“繁荣与开放的社会”这一主题下,基本上未反映隋朝的繁荣内容,“川教版”补充了“开皇之治”一目。又如,在“大跃进”、人民公社化运动后增加了“国民经济的全面恢复与发展”的阅读子目。这样安排,体现了历史学科的特点。
    第二,适当增加了“课标”没有要求,但对历史教育有重要意义的内容。如,“课标”没有提到屈原,但屈原是世界文化名人,又与我国传统的端午节有关,教材就增写了“大诗人屈原”一目。又如,雷锋是家喻户晓的英模人物,他的事迹对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生观、价值观有重要意义,教材在相关的内容中作了介绍,还配了照片。
    第三,适当增加反映女性活动的内容,体现性别平等的新理念。如,在近代史的有关部分,增加了“妇女缠足的废除”,向警予、刘胡兰、江竹筠为革命献身等内容;在中国现代史的有关部分,分别插入“出席政协会议的宋庆龄、何香凝及邓颖超等女代表”、“胡文秀、郭兰英当选为全国人民代表”、“全国人大少数民族女代表步入人民大会堂”等照片。
    2面向全国而不限于内地。
    “川教版”作为多样化教材中的一种,属于国家教材,并非地方(地区)教材,因此它是严格按照统一的“课标”编写的,并不局限于内地或者西部,对各地都是适用的。而且,它将“课标”的基本要求与拓展性要求、统一要求与选择性要求相结合。如,它的大字内容是“课标”中的内容,适用于每一个学生;小字内容是拓展性的,满足学有余力的学生的需要。每课的“学习活动”既有统一要求的,也有选择性的。比如《摘取科学技术的明珠》一课后的“学习活动”就安排了“参观高新科技成果展”和“调查杂交水稻的生长情况”两个供学生选择。城市学校可以选择前者,农村学校则可以选择后者。这样,较好地将普遍要求与特殊要求有机结合起来。当然,教材的多样化,主要强调的是“多样化”中的“样”,要各式各样,各有不同,而不是强调“多样化”中的“多”,否则“多样化”将异化为“多套化”,这将导致教材低水平的重复建设[1](p.214)。因此,历史教材的多样化,首先就要突出特色化,各富个性。鉴于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时代背景,“川教版”历史教材从内容上浓墨重染发生在西部地区、“课标”又作了要求的历史内容;适度增加反映民族关系、增强民族团结和西部大开发实施的内容。在写现代的民族关系时,突出西部地区的内蒙、广西、新疆、宁夏、西藏5个民族自治区的经济、社会发展,反映了西藏地区人权状况的根本变化,还特意增加了“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”一目,介绍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情况。如果说10年之前的“内地版”在定位上多少还是属于为内地历史教学服务的区域性教材的话,10年后的“川教版”历史教材显然已经具有面向全国而不限于内地(西部)的更加广泛的普遍适应性。
    3反映学科知识结构而不过于强调学科体系的完整。
    任何学科知识都是有一定结构的,历史学科亦然。学科知识结构大体有两个层面,一是整个学科的基本知识体系,二是每个具体知识的构成。作为科目内容的学科知识,是人类几千年文化的结晶,往往已经发展成为一个系统化、结构化的严密的逻辑体系。这种学科知识结构与学生学习心理之间,是课程领域必然会遇到的一对基本矛盾。新课程改革反对过于强调学科体系,并非意味着可以完全不顾学科的基本知识结构。其实,从历史上看,即使持“儿童中心论”的教育家杜威,也并不认为学科的结构体系是绝对违背学生心理发展顺序的。曾经编著台湾高中历史教材的张元教授认为:“编写教科书的时候,应该时时想到知识结构的问题,对于每一部分应该如何处理,都要从结构上来考量。”[2]应该说,这是经验之谈。“川教版”注意历史学科自身的基本知识结构,构成历史的时间、地点、人物、事件等要素,以及学生学习和探究历史的基本方法,力求把教材建立在历史学科基础上;同时,“川教版”依据新“课标”,注意减轻学生的学习负5,不过于追求学科体系的完整,字数也有很好的控制,体现了新的课程理念。这样,编出来的教材显得生动具体、脉络分明、重点突出。以中国古代史“繁荣和开放的社会”这个主题为例。该主题的主旨是从“繁荣”、“开放”以及二者相互关系的视角讲述隋唐历史,“再现”中国历史上最为辉煌的时段。为此,教材安排了以下基本内容:描述开皇、贞观、武周、开元时代的繁荣(第1、2课),描述对内开放(第4课)和对外开放(第5课),说明科举制度为繁荣与开放的社会提供人才资源的保证(第3课)。而一些以前被认为十分重要的问题,如唐朝的建立、安史之乱、黄巢起义等,教材一笔带过或根本未讲。
    4注重培养学生能力而不忽视知识基础。
    “川教版”较好地处理了知识与能力的关系。一方面,教材重视培养学生独立思考和实践能力。如“近代洋务运动的积极作用是主要的,还是消极作用是主要的”的辩论,“古今考试制度的比较”的讨论,“我评秦始皇、汉武帝”的主题活动等学习活动的设计,都有利于学生分析问题和创新能力的培养。教材设计了二十多种“学习活动”或“主题活动”。如,旨在培养学生动手能力的历史地图、历史图表的绘制,历史小报(板报、墙报、剪报)的编辑,历史角的布置;旨在培养学生口头、书面表达能力和综合运用能力的“写故事、讲故事”、“讲故事、说成语”以及登台演讲;旨在培养学生的欣赏、表演能力的诗歌朗诵、历史歌曲演唱比赛和历史短剧的编演;旨在培养学生调查研究能力、整理口述史料能力的历史考察、访问和社会调查研究等。这些历史教育的活动,都有利于培养学生的实践能力。另一方面,编者清醒地认识到,中学历史教育对于许多人来说,可能是一生中惟一的一次接受较为系统的历史教育。掌握基本的历史知识是对未来公民素质的基本要求,也是实现“课标”规定的课程目标的基础。历史课程改革要求克服的是过于重视知识传授的倾向,绝不是削弱基础知识。因此,教材除了用大字凸显“课标”要求的基础知识外,还用小字和一些辅助栏目扩大知识范围。教材十分重视历史现象的空间概念,把历史地图的把握、运用放在重要位置。还通过学习测评,强化对基础知识的要求。每课“学习测评”的问题设计,基础知识题目仍然占有一定比例。这是该套历史教材的特色之一。
    5具有较强的时代感。
    “教科书必须具有时代感,因为教科书是供现代社会活动需要的。历史教科书并不例外,现代是历史的发展,人类的历史有丰富的遗产可以继承,各个时代的历史书籍无不受当时时代气息的影响,所以历史教科书具有时代感也是完全可能的。”[3]所谓时代感,最主要的是反映时代的新理念、新成果和新趋势。我们现在所编的历史教材,理所当然要反映时代的特色。从已经出版的几册“川教版”历史教材(中国历史)来看,其时代感就非3浓厚。除了能及时反映考古发现和史学研究的新成果外,还突出表现在:
    第一,写进了最新的重大历史事件,反映我国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最新成就,使学生有一种亲切感。时间上,教材中的内容一直写到2002年。诸如北京申奥成功、加入WTO、三峡工程导流明渠截流、中共十六大召开、“神舟四号”飞船遨游太空、电视剧《激情燃烧的岁月》的播放等新的历史内容,在教材中都得到了反映,大多数统计资料也都写到了2001年或者2002年,从而拉近了历史与现实的距离。
    第二,选择贴近学生、贴近社会的内容,增强教材内容与学生生活、现时社会的联系。如,在“鸦片战争”一课后安排“鸦片的严重危害和青少年对毒品应持的态度”的小组讨论,让学生结合历史教训、联系现实生活,懂得珍惜生命、远离毒品的重要。在介绍我国体育事业的成就后,让学生以“我喜欢的体育运动和体育明星”为题分组座谈。又如,中国现代史中写进了下岗职工再就业工程,职工基本养老保险、失业保险、医疗保险制度,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等内容。这些都是学生关心,乃至全社会关心的问题。
    6从编排结构到装帧设计都体现自身的风格和特色。
    “一本内容再好的教材如果在编排和制作方面水平很低,其使用效果也不会好。”[4](p.25)“川教版”历史教材虽然也是采用主题与时序结合、主题下分课的体例,但其内部结构有许多创新,体现了与众不同的风格。比如,每课由主、辅栏目构成。主栏目呈现学习内容,辅栏目是对学生学习过程的要求。主栏目包括必读课文(宋体)、阅读课文(仿宋体)和注音、注释等。此外,还有打*号的课,如中国现代史中的“世界经济的奇迹”,或打*号的子目,如中国古代史中的“大汶口文化”、中国近代史中的“解放区的土地改革”等也属于阅读课文。辅栏目包括“读读”、“想想”、“议议”、“看看”、“写写”、“记记”,都列于课文旁,借以对学生进行历史思维能力以及历史学习技能的训练。譬如“写写”,要求对重要的历史概念,难写的历史人名、地名、著作名等做书空练习或者直接写在教材的相关位置。“记记”,是对一些重要的历史年代、人物提出记忆的要求。附带说一句,现在有不少人认为历史课程改革后,学生不需要记忆了,其实这是对新课程的误解。“课标”的“内容标准”对历史知识与能力的学习分为三个层次,第一个层次就是识记层次要求。台湾著名历史教育研究专家王仲孚教授,在谈到历史年代问题时认为,历史知识是时间、空间、人物、事件构成的,年代是学习历史的基础知识之一,在历史教学中应该让学生适当记忆一些重要的年代。“要不要背年代,要看这个年代是不是重要?有无意义?所谓‘死背’,应该是指没有意义的记忆。”[5](p.216)诚哉斯言。“川教版”教材每课的结构,除了导语、主辅栏目,还有学习与探究部分。学习与探究部分有两个特点:一是充分考虑实施的可能性,特别是经济文化不发达地区农村学校实施的可行性,因此编排的内容可操作性较强。二是学与思结合,注重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。这突出表现在“心得与疑问”这个栏目的设计。该栏目由学生在学完后,自己写出所得、所悟;或写出还没有明白的问题;或对教材叙述的历史、对老师的讲解提出自己不同的见解。这样的设计,目前尚不多见。另外,它在装帧和版式设计上,力求体现“课标”精神和编者的意图,精心选图,图文并茂,画面清晰,将历史内容的单向、平面传递变为多向的立体传递,实现历史教材文本结构上下左右的全方位互动。每册教材封面都紧扣该册内容,有深刻的内涵;版式表现出严谨的文字排列、准确的图片表达、规范的构成格式等,整体地表达出“川教版”历史教材的装帧设计特点。
    另外,值得一提的是,这套教材的编撰队伍精干,有一个学术造诣较深、熟悉新课程理论和中学历史教育实际的教材编撰集体。其成员全部由师范大学、教育学院的教授、副教授,教育科研单位的研究员以及中学特级教师构成,其中70%以上具有正高职称。而且这支队伍是在原来“内地版”(包括后来的修订本)编撰队伍的基础上调整和充实而成的,工作具有长期、稳定和连贯的特点。加之,这几年他们有针对性地开展课题研究,广泛地吸收他人的研究成果,博采众长,精益求精,不断地丰富自己,这也是教材编撰质量较高的重要因素。当然,笔者以为,这套教材也并非完美无缺,尚有少数可商榷之处,比如,个别内容前后似乎重复,“商鞅变法”一课已经提到都江堰和郑国渠,而在后面“卓越的工程”一课又写了该内容;个别学习要求好像偏高,譬如要求“从审美的角度谈谈自己最喜欢的三国人物形象”;有的概念,教材做了说明或注解,譬如“干栏式建筑”,但如果同时配上一幅图像效果可能会更好;有的地方,如汉代造纸技术,教材专门配了“汉代造纸工艺示意图”,如果同时对造纸各道工序的名称、用途等作一点图注,学生学习起来应该更加方便。不过,“瑕不掩瑜”。平心而论,“川教版”历史教材作为“一套有特色和适合教学的新教材”应该是当之无愧的。
    
    【收稿日期】2003年11月
    【作者简介】朱煜,男,1963年生,江苏扬州人,扬州大学基础教育研究所副所长、副教授、硕士研究生导师,主要从事历史课程与教学论研究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责任编辑:岳林】
    
    参考文献:
    [1]任长松:《走向新课程》,广东教育出版社,2002年。
    [2]张元:《高中历史教科书(龙腾本)的撰写原则》。《历史月刊》(台湾地区),2002年第12期。
    [3]包启昌:《教科书是教学的依据又是教学的工具》。《面向21世纪历史教材和历史教学》,人民教育出版社,1997年。
    [4]高凌飚主编:《基础教育教材评价:理论与工具》,人民教育出版社,2002年。
    [5]王仲孚:《历史教育论集》,大同资讯图书出版社(台湾地区),2001年。

四川教育出版社义务教育历史教材教学资源网站
邮箱:chuanjiaoban@163.com
©2005-  川教社历史课程网  版权所有
蜀ICP备07003926 (艾都科技设计制作)